环保领域院士、任职15年的一把手缘何从治污者沦为“污染源”?

2018-08-28 作者:   |   浏览(
原标题:环保领域院士、任职15年的一把手缘何从治污者沦为“污染源”?

 全国生态环保系统“以案为鉴,营造良好政治生态”专项治理工作动员部署会现场。邓佳 摄

“孟伟违纪时间之长、影响之广、危害之深都不可小觑。”

7月31日,生态环境部党组召开全国生态环保系统“以案为鉴,营造良好政治生态”专项治理工作动员部署会,决定以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原党委___、院长孟伟严重违纪案作为反面教材,在全国生态环保系统开展为期半年的专项治理工作,深入推进全面从严治党,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建设美丽中国提供坚强政治、纪律和作风保障。

院长、院士、技术总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资委副主任委员……身兼多个重要职务的孟伟本应是生态环境保护领域的领军人物,但他没能抵挡住利益的诱惑,没有倒在污染治理的战场,而是倒在了被铜臭污染的“钱场”,从一名治污者沦为政治生态、自然生态的“污染源”。根据中央巡视组移交的问题线索,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查明,孟伟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和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大搞权钱交易,先后几十次收受钱款,数额特别巨大。今年3月,孟伟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被移送有关____依法处理。

人前假清廉,背后真贪婪,孟伟把别人送钱的行为当成认可与尊重——

价值观扭曲,甘把诱饵当美食

孟伟是恢复高考后第一届大学生,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至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历任副处长、处长、副院长、院长等职。

参加工作后,孟伟一直记着父母为给他哥哥找工作时“用省下来的肉票和白面低眉顺眼请人吃饭”的场景,并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然而,孟伟追求的“出人头地”不是鄙弃求人办事请客送礼的潜规则,而是羡慕和追随——在他看来,能帮别人是有能力的表现,别人送礼金体现了对他的认可和尊重。在接受组织调查期间,面对记者,孟伟直言:“我收的不是礼金,更多是在这个过程中被人求的心理满足感。”

一些私企老板摸准了孟伟这种扭曲的价值观,在与孟伟交往时车接车送、前呼后拥、豪华宴请、为其亲友安排工作、为其父母聘请保姆……这,让孟伟觉得“很受用”“很有面子”。

在众多为孟伟鞍前马后“服务”的老板中,青岛商人韩某某是典型的一个。由于和孟伟是老乡,从一箱箱家乡的海鲜、蔬菜和逢年过节时的红包开始,韩某某一点点拉近了与孟伟的距离。正是在孟伟不遗余力的“帮助”下,韩某某的公司在全国“野蛮生长”,短短几年间就从一家搞废品回收的“小作坊”式的企业发展为拥有50多家子公司的集团公司。

2014年,孟伟作为专家组组长出席某项目验收会,在他的具体安排和直接推动下,韩某某公司兴建的工业园区在硬件设备都未达标的情况下顺利通过验收,成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该园区在没有进行技术处理的泥地上堆存了数万吨危险废物,这些露天堆存的危险废物部分包装破损,整个场地污水横流,场地及周边刺激性化工异味强烈,附近不少居民身上出现了原因不明的红疹。严重的环境污染引发了当地群众围堵园区大门的群体性事件。原环境保护部华东督查中心调查后建议吊销该公司相关资质,并将涉嫌犯罪线索移交有关部门处理时,孟伟仍应韩某某的请托,出面为这家污染企业疏通关系,试图逃避处罚,但最终还是受到法律的制裁。

为给韩某某的公司承揽工程,孟伟采取“曲线救国”方式,先利用职务便利为湖南某市一湖泊入选国家重点湖泊提供帮助,然后作为回报,韩某某承揽了该市近2000万元的环保工程。

孟伟之所以如此“煞费苦心”为韩某某保驾护航,除了经不住韩某某打出的无微不至的“乡情牌”,更重要的是巨额的利益输送。韩某某说:“我给孟伟送钱了,所以敢找他办事,10万元能办成的事,我就给他送20万,这样他就得按照我的要求给我办事。”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仅从韩某某处就收受了数百万元的好处费。

人前“节俭”、人后“贪婪”,是多位办案人员对孟伟的评价。在生活中,孟伟表现得很节俭,袜子破洞了还继续穿。但在私下里,孟伟给企业帮忙要收钱,提拔干部要收钱,分配科研项目要收钱,张罗专家给企业站台要收钱,连作为人大代表到地方考察调研也收钱,甚至在纪检组织到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就某科研项目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的当天,孟伟刚表态“要全力配合组织调查”,转身就在办公室收受礼金数万元。

“落马”后,孟伟在忏悔书中写道:“商人的投资一定是要收回成本的,我只看到了灯红酒绿、歌舞升平,没有看到陷阱和危险,错把诱饵当成了美食。”

在商人面前抖官威,在官员面前扮学者,多重身份的孟伟游走于官场、商界和学术圈——

靠“院”吃“院”,把科研项目当成“唐僧肉”

孟伟担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一职长达15年之久。他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视为“自留地”,把科研经费当成自己的“钱袋子”,用科研项目管理权大肆牟利。

2006年2月,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确定了包括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以下简称“水专项”)在内的16个科技重大专项。“水专项”技术总师即是孟伟。

但孟伟非但没有在科研上作表率,反而“____,以科研名义大行贪腐之实。优亲厚友,在科研工作中向钱看”,把这个新中国成立以来投资最大的水污染治理科技项目当成了“唐僧肉”。据办案人员介绍,许多承担“水专项”课题的单位都以各种方式向孟伟进行了利益输送。

时任浙江某大学教授陈某某为争取在“水专项”中设立课题,向孟伟送了几十万元;

杭州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参与“水专项”,以咨询费名义送给孟伟近百万元;

北京某环保公司送上大额现金后,承担了“水专项”某课题,成为公司上市的重大利好;

……

除了拿“水专项”换取经济利益,孟伟还用来经营个人的关系网。不少科研人员反映,一些水污染治理领域知名的专家想要承担“水专项”课题很困难,但孟伟的学生、同学、同事和朋友则轻而易举就能拿到课题。这些被送做人情的课题中,有不少存在虚假立项套取资金、内容抄袭、多头交账、滥用经费等问题。

“谋私利”“捞人情”……因为孟伟这个技术总师的乱作为,在“水专项”中,一批课题在修改示范工程规模和技术指标后通过了验收,虽然“示范工程”数量很多,但转化为实际治污工程的技术成果与设计目标差距很大,部分“示范工程”在研究结束后即停止运行,束之高阁,成了摆设。

一位办案人员说,“制度缺失和监督不到位为孟伟在科研项目上乱作为提供了可乘之机,导致宝贵的科研经费‘打了水漂’。”孟伟在忏悔书中写道:“我不是一般的党员干部,也不是一般的知识分子,我所犯的严重错误,给党和国家的环保事业造成的损害是极其严重的。”他自己也承认:“水专项的研究成果被‘水十条’采用的很少,错失了全面支撑国家水污染防治的重要战略机遇。”

“靠院吃院”是孟伟打着科研幌子敛财的另一个渠道。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多次安排某环保公司参与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科研课题,经费拨给该公司后,课题仍由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人员帮助完成,实质是以科研的名义给企业输送利益,孟伟自己从中吃回扣。

该公司负责人坦言:“我们公司没什么科研能力,拿到经费后买几辆车、建几个废品回收点就算研究了,剩下的钱直接计入企业利润。”令人吃惊的是,就这样一家公司,孟伟竟还推荐其作为中日韩三国环科院所负责人会议的协办单位并以观察员身份作交流发言。

此外,孟伟还经常组织相关科研单位的专家为企业站台,将出场费用明码标价,借此收受高额回报。2012年,孟伟组织多名院士和科研团队负责人参加某企业的发展研讨会,以国家级科研单位名义与该企业签订合作协议,仅此一次就收受企业负责人钱款百万余元。

漠视纪律规矩,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孟伟大搞“___”“小圈子”——

倒下一个人,污染一大片

作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一把手,孟伟不是想着如何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科研支撑,而是“把中央的大政方针隔在了环科院的围墙之外”,在院里自行其是、另搞一套,严重破坏了该院的政治生态。

“不注重学习,党性修养差,组织和纪律意识淡薄”,是多位办案人员对孟伟的评价。孟伟很少学习研读党的理论方针政策,即便参加专题___,也是“人在心不在,身在神不在,你讲你的,我想我的,连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也做不到”。在接受组织调查时,他连“四个意识”“两学一做”都说不清楚。

党的___后,孟伟无视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要求,频繁在北京、青岛、深圳等地接受私营企业主和地方党政干部的宴请,公然出入私人会所。有科研人员反映,他们想找孟伟请示工作很难约上时间,但是对于一些私企老板的邀请孟伟则逢请必去,乐此不疲。

选人用人上,孟伟不是以推进事业为出发点,而是看是否“圈里人”、听不听话、对自己有无帮助。为提拔使用“自己人”,孟伟不惜采取改变测评范围、量身定制岗位等违规手段。孟伟的司机苗某,人称环科院“二院长”,经常打着孟伟的旗号替人办事收钱,初步查明,苗某涉嫌受贿犯罪,数额巨大。曾有多人向孟伟反映苗某有问题,但孟伟称“谁说苗某不好就是对我有意见”,并违规将苗某聘任为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物业公司副经理。

环评机构脱钩改制是落实中央巡视整改要求,解决“红顶中介”问题的重要举措。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控股的北京某环评公司脱钩改制过程中,孟伟擅自变更脱钩方案,帮助某私营环保企业承接了甲级环评资质和相关业务,事后收受该企业实际控制人数百万元的好处费。2005年12月,孟伟在明知某科技公司正在全力推动上市的情况下,却以“上市无望”为由,未履行任何审批手续即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持有的该公司股份折价转让,造成国有资产巨大损失,孟伟本人则从该公司得到了巨额回报。

2014年底中央巡视组对原环境保护部开展专项巡视和2016年上半年原环保部党组对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开展巡视期间,孟伟多次要求被巡视组约谈的下属报告谈话内容。在明知组织已对自己开展调查的情况下,他不是主动找组织说清自己的违纪违法问题,反而频繁找人询问对抗调查的办法。甚至被组织带走后,仍希望有人能出面“捞”他。

“散、乱、污”是孟伟主政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时期,该院政治生态真实写照。“孟伟这十几年把人心搞散了、思想搞散了、队伍搞散了,制度乱、纪律乱、规矩乱,散和乱必然导致政治生态污,搞团团伙伙、任人唯亲、拉帮结伙。”生态环境部一位部领导说,“环科院热衷于搞几个小项目,写几篇小文章,赚几个小钱,对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生态环境问题认识不足,导致长期游离于生态环保系统中心工作,错过了不少重要发展机会,没有发挥应有作用。”

据办案人员介绍,在孟伟案审查中还发现了一大批干部的问题线索:既有生态环保系统的干部,也有系统外的相关干部;既有党政机关的领导干部,也有科研院所的管理人员;既有与孟伟问题直接相关的人员,也有线索核查中发现的其他人员。这些干部的违纪问题涉及环评审批、工程承揽、科研项目管理及干部提拔等诸多方面。其中,根据孟伟案件专案组提供的问题线索,湖南省纪委对该省环保厅原党组书记、厅长蒋益民严重违纪问题立案审查,目前,蒋益民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正在等待法院的一审判决。

党组织管党治党不力,体制机制不健全,客观上为孟伟严重违纪开了绿灯——

四个“在哪里?” 追问“边腐边升”症结

“孟伟作为曾经的党政领导干部,理想信念在哪里?政治担当在哪里?纪律规矩在哪里?孟伟接连违纪的时候,党组织的管党治党责任在哪里?”在近日召开的专项治理工作动员部署会上,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组长、部党组成员吴海英连续发问。

1996年,时年40岁、已担任处长的孟伟向组织提交了入党申请书,并于次年加入中国___。但据办案人员介绍,在申请入党期间,孟伟就开始在加快环评进度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收取好处费,“一边申请入党,一边做违反____的事,是典型的入党动机不纯。”

自2012年至2016年5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长期没有配备____,2007年至2015年12月,纪委书记一职也长期空缺,再加上相关党组织指导监督不力,导致了虽然关于孟伟违纪问题的举报接连不断,但他却屡受重用。

据办案人员介绍,孟伟在担任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院长期间,有关孟伟违纪问题的举报一直不断,因国有资产处置和购物卡等问题,孟伟被两次诫勉谈话和一次行政警告,除他之外,该院领导班子成员中还有多人受到党纪政纪处分。但对这样一个班子,上级党组织没有及时进行调整,在审计发现“水专项”存在诸多问题的情况下,仍推荐孟伟到全国人大环资委担任重要职务,这更助长了孟伟目空一切的心态。

除此之外,体制机制不健全,特别是在管人管事管资产方面,制度缺失和制度执行不力并存,监督不到位等问题也是孟伟严重违纪问题发生的重要原因。该案暴露生态环保系统部分党组织落实“两个责任”不到位、管党治党宽松软、管理监督不力等问题。

生态环境部党组书记、部长李干杰表示:“近年来,生态环保系统发生多起严重违纪问题,特别是孟伟严重违纪问题,反映出生态环保系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面从严治党工作依然任重道远,必须一以贯之、坚定不移抓下去。”

“这是一个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政治生态案件,要立足打好‘三大攻坚战’,站在污染防治、生态环境保护的高度办好这起案件,打造环保领域的绿水青山。”为履行好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生态环境部党组决定以案为鉴,在生态环保系统认认真真搞一次政治生态的“大扫除”“大修复”,通过构建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促进恢复山清水秀的自然生态。

“严肃查处孟伟严重违纪问题,为生态环境部开展警示教育、强化全面从严治党提供了鲜活的反面案例。我们要按照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的要求,督促抓好专项治理,做好执纪审查‘后半篇文章’,切实提高监督效能。”驻生态环境部纪检监察组副组长、孟伟案件专案组组长陈春江说。

“建设一支政治强、本领高、作风硬、敢担当,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生态环保铁军是______对生态环保队伍建设的殷殷期许和政治要求。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要通过这次专项治理把____统一起来,把使命担当强化起来,把纪律规矩严格起来,把创业热情激发起来,为生态环境保护做出我们这代人的努力。”李干杰说。(记者 田国垒)

短评:拧紧管党治党螺栓 打造环保铁军

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是一场大仗、硬仗、苦仗。要打胜仗,就必须建设一支“政治强、本领高、作风硬、敢担当,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生态环境保护铁军。要打造铁军,就必须把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推进,督促各级党委、纪委切实担负起“两个责任”,切实解决管党治党宽松软的问题。这是一个再明白不过的道理,也是一项必须完成的重大政治任务。

对照______在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大会上的讲话精神,以及对各级党员干部特别是生态环保系统干部提出的要求,更觉严肃查处孟伟严重违纪问题,持续释放有腐必反、有贪必肃的强烈信号的必要性。不拔烂树、治病树、护森林,何以打造生态环保铁军?

孟伟走上这条不归路,实乃咎由自取。但是,干部出问题,组织有责任。孟伟严重违纪问题的发生,暴露出各级党组织因“两个责任”落实不力导致的管党治党“宽松软”、管理监督不力等问题。因为长期的“宽”,孟伟才得以大权独揽、独断专行,将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经营成自家的山头,形成了以是不是圈内人、听不听话、对自己有无帮助为标准选人用人的“圈子文化”“码头文化”,“把中央的大政方针隔在了环科院的围墙之外”;因为多次的“松”,孟伟才得以在审计发现诸多问题的情况下仍被推荐到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担任重要职务,才能在各方面流于形式的监督中我行我素;因为一味的“软”,孟伟才敢于在屡次“罚酒三杯”的处理后不收敛不收手,甚至____,从一名本应爱国奉献的知识分子堕落为四处敛钱、令人唾弃的腐败分子。

这是一个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的政治生态案件,破坏的是单位的政治生态,受损的是党的事业,伤害的是党员干部队伍。为充分发挥案件的警示教育和治本作用,生态环境部正在全国生态环保系统开展“以案为鉴,营造良好政治生态”专项治理工作。“我不是一般的党员干部,也不是一般的知识分子。”孟伟忏悔书中这句话提醒我们,对党员干部必须加强监督。生态环境是关系党的使命宗旨的重大政治问题,也是关系民生的重大社会问题,作为这条战线上的党员干部,尤其是党员领导干部,更应该有不一般的情怀、责任和担当,更应该有不一般的纪律、规矩和作风。

当前,生态环境部刚刚组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进入关键期、攻坚期、窗口期,对干部队伍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生态环保系统各级党组织和纪检监察组织要充分认识到,开展专项治理工作是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的重要举措,必须切实担负起管党治党的政治责任,把管党治党的螺栓拧得更紧,从根本上解决主体责任缺失、监督责任缺位、管党治党宽松软问题,切实做到信念过硬、政治过硬、责任过硬、能力过硬、作风过硬,圆满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重任。(贾亮)